新闻动态
研究发表

投资备忘录之九: 确定性悲观的年代,超配股票?

 

前言:股市是一部运作精良的复杂体系,我们只能敬畏,而很难真正理解其中的奥妙。理解股市有多个维度,包括宏观、货币、行业、微观、情绪等等。花开数朵,今天只谈市场情绪。

 

一、空气中弥漫着悲观的情绪。

 

作为睿德信的首席投资官,我最近三个月走访了多位企业家朋友并深度交流。整体感觉是,没有任何的正面情绪可言,到处弥漫着悲观、负面的、焦虑的情绪:包括对国家前途的担忧,对贸易战的担忧,对经济周期下行的担忧。

 

对国家前途的担忧主要是对政治体制的期望落空,由年初“厉害了,我的国”半年之内转换为“不行了,我的国”,最终产生绝望的情绪,表现在行为模式上就是开始移民离场。

 

对贸易战的担忧是认为中国根本没有筹码和美国乃至西方国家去打贸易战,必输无疑,乃至汇率崩盘等等。

 

对经济周期下行的担忧,主要是反映在实体经济困难、货币超发、债务高企降杠杆等导致的经济周期下行风险的担忧。

 

大部分人的看法是,这三大忧虑基本上无解。当前的悲观情绪是确定性的悲观,是看不到希望的悲观。如果睿德信推出“市场情绪指数”,那么我敢打赌当前基本上是最悲观的时候,可能是“-90”。

 

二、股市的本质,到底是个神马东东?

 

股市实际上是一个市场情绪报价系统,或者说是一个市场信心报价系统,是一个投票机器。情绪悲观看空的人投票离场,情绪高涨看多的人投票进场,股票价格就是各自投票博弈的结果。短期看,股票价格和公司自身的运营能力、获利能力的关联度不大的。换句话说,公司的业务变差,但是预期向好,也可能股价上涨;相反,公司业务很好,但是前景预计不好,股价也可能变得不可理喻。实体经济可能继续下滑,但是股市却有可能在一片乐观情绪中提前触底,二者并不同步运行。

 

回头看看,目前的悲观情绪有哪些?

 

1、国家内忧外患。内忧就是政治体制有难言之隐,国家前途看不清楚;外患就是美国趁着中国身体虚弱开始贸易战,且看不到问题解决的曙光。对国家的悲观担忧弥漫着社会的茶余饭后。

 

2、政策趁火打劫。股市的减持新规基本上把股东的流动性给消灭了,“抓妖降魔”凭着任性就把很多资金赶出场外。消灭流动性再加上把资金赶出场外,股市不可能好,这是常识。还有就是各部委在经济下行过程中持续的对民营企业威胁恐吓(社保税务征收、公私合营、派驻工会主席等等)。最终你听到的都是最负面的信息。

 

3、经济规律与降杠杆的下行共振。经济规律原本就是要有冬天且避无可避,加上我们超发货币现在缩表降杠杆导致的痛苦,一起进入下行的共振阶段,实体经济下行,债券违约,质押爆仓,P2P跑路,所以我们看到所有的都是悲观信息。

 

所有的悲观情绪互相酝酿,最终导致了现在的悲观市场。除了战争与内乱(这种假设毫无意义),还能比现在更加悲观吗?但换个思路,既然股市是个情绪报价市场,既然没什么比现在更加悲观的了,那么你认为距离底部还远吗?

 

三、恐惧与贪婪的道理都懂,但是做起来真的很难。

 

“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这是巴菲特总结的投资名言。我们也都知道,这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原因是做起来太痛苦了(忍受煎熬),所以我们每每都会给自己找很多借口:这次不同以往、这次我们的宏观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等等。

 

但是每当我们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在表达“别人恐惧的时候,你也恐惧”。你担心还有更加悲观的消息没有释放出来,你担心自己的资产损失,你做不到在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贪婪,最终你沦为普通人。

 

“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要贪婪”,实际上是一种逆向思维模式,本身是违反人性的。真正做的时候是很痛苦的。

 

四、悲观情绪造就的寒冬,就能确定打到猎物吗?

 

当然,预测底部和顶部基本上很少有人能投资成功,正如橡树资本创始人HowardMarks说:“我从来没有遇见过有谁,可以通过不断预测宏观经济走势而获利。”预测的更重要意义是影响投资心理因素,让自己更加主动或者能够知止。我们并不会因为仅仅判断所谓的底部而单向思考进行投资,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舒适的投资标的而进行投资。就好比,我们并不会因为“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才去打猎,而是因为看到了合适的猎物才去打猎。只不过是,凛冽的冬天过后的开春,可以想象一下,很多蹒跚的猎物开始成群结队的在你面前散步而已,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开始多准备子弹了。

 

具体项目而言,仍然要瞄准悲观情绪过程中优秀的企业股票。优秀企业的标识就是长期ROE以及长期现金流优秀表现的企业,并且还要避开高度杠杆化的实体,以及竞争弱势的企业。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寒冬会持续多久,而高杠杆企业在经济下行中仍然危机四伏。但是,我们知道,当悲观情绪明显过头的时候,我们可以在大类资产组合中开始超配股票了。

 

真正令我们悲观的,是悲观本身;真正燃起我们希望的,是希望本身。今天看到的所有的悲观事件,明天、明年可能都不算个事。